快速通道

联系我们
您当前的位置是:首页 » 新闻中心 » 媒体聚焦

“双河三杰”——“亚洲第一长洞”探秘背后的故事

  • 字体
  •  编辑:绥阳县外宣中心6
  • 打印本页    |    关闭本页
  • 阅览:

双河洞美景

2018年3月24日,贵州省绥阳县双河洞探测长度刷新纪录至238.48千米,成为亚洲第一长洞。新闻发布会上,有三个人被当地政府授予了“双河三杰”的称号。

“三杰”并不是指什么家族三兄弟。他们出生在不同的国家,成长在不同的年代,过着贫富不同的日子。他们人生唯一的交汇点,就是这片共同为之痴迷的洞穴——双河洞。

想象一下,7亿年前的地下王国,如玉般白皙的石瀑,只闻声不现形的暗河,夹缝中存活的生物,它们静静“沉睡”地底,发现它,凝视它,崇拜它,是一件多么美妙而不可言喻的事。

这份美,有人34年苦苦寻找,有人无数次深入探测,有人出资出力默默的守护。世人能见识这份美应该记住三个名字——赵中国、让·波塔西、陈进。

赵中国

“寻”洞人——赵中国

34年的执念 只为洞穴痴迷

站在聚光灯下,61岁的赵中国,显得不知所措。

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卫衣,上面“中法考察队”的印迹有些模糊,他背着一个破旧的双肩包,挂烂了的几个洞口,透露出他生活上的拮据,他脚上一双解放胶鞋满是泥泞,一口浓重的乡音,是农村最瘦小不起眼的那类老头。

赵中国耳朵几乎听不见,得扯着嗓子在他耳畔大声地喊。“哪一年上高中,哪一年工作?”简单的问题,他磕巴了好几次没说清楚,只能尴尬地笑着。

独在提到“双河洞”时,他的眼底迸发出光芒,自顾自地开始讲啊讲。

“我在双河洞读的小学,那会儿老师总爱在周末带我们去附近洞口捡石膏,卖了可以换点粉笔和书本。”赵中国说,大大小小的洞口跑了十数个,他是最开心的,因为好玩。

1981年,赵中国刊授大学毕业,在当地小学当起了代课老师。一次,同学邀他去外省玩。“那是一个稍大点的溶洞,大家啧啧称奇。”赵中国则一脸不以为然,“这个算啥子哦,这种洞在我们那儿多得不摆咯。”同学都笑说,这牛皮要吹上天了。

“我找给你们看嘛”,回到贵州,赵中国背着包就进山了,当时他想,寻出来争口气嘛。

没想到,这一寻就是34年,就是一生未娶,就是两鬓斑白。

1986年,赵中国根据自己收集的素材,寻到的洞口,向县里写了申请科考的报告。

苦等两年,中日组成的科考队终于来了,探测长度25公里,队伍又走了。

“明明光是洞口就有几百个,肯定不止25公里。”赵中国不理解队伍怎么没呆多久就走了。科考队告诉他,这里山多洞口隐蔽,经费是问题,技术是问题。

“我来给你们找”,没有经费,没有任何户外探险的设备,赵中国带口干粮,带个电筒,靠着双脚走遍了双河流域二百公里的山水,湿滑的山路,陡峭的山岭,幽暗的洞穴里到处都是他的足迹。

他自学绘图,将寻到的洞口一一画下,从简单的勾勒,到清晰的标注。一年一幅,从未间断。

赵中国最宝贝的也是他的手绘地图。展示时,他小心翼翼地展开,又仔仔细细地卷起,用一双粗糙满是伤痕的手一遍遍展平图角,深怕泛黄的图纸折了痕。

岁月没有在纸上留下折痕,却渐渐在他脸上留下印记。

赵中国

这其中总有点故事吧,问他吃过什么苦?赵中国总答非所问,絮叨地重复着洞口的形态、特点。

多年寻洞经验,赵中国已能使用一些方法来判断洞穴的大致构造情况。他说,在洞口烧起柴堆,看烟的走向,如果向里飘,证明洞口是连通的,这样的洞开发价值就高。表达不好,他把这些重要的内容一一写在日记里。

翻开泛黄的日记本,有一页写着:

“我在火土沟寻洞,带的手电筒不小心掉地下河了。瞬间一片漆黑,虽然走过许多洞穴,可那一刻我内心十分的恐惧和绝望,我依稀听见水流声,摸索着往前走,洞内结构复杂,撞到头割破手,但我只能向前,必须向前,不知过了多久,爬到洞口。”

这“不知多久”是三天三夜。砍柴的村民发现了他,捡回条命。这次的遭遇让赵中国的头骨和眼眶都严重受伤,在家整整躺了三个月,才恢复元气。

“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。”所有人都以为,经历死里逃生,赵中国再也不敢去寻洞了吧。

令人意外的是,三个月后,他拄着个木棍子,又扎进了山里。

这样的次数多了,附近几个村的人都“怕”了赵中国,砍柴的村民会给他提供线索,为他节时省力,老一辈的告诉他山名的由来,方便他绘制地图。

2000年后,县里不断联系,来科考的队伍越来越多。赵中国成了最好的向导,没有人比他更熟悉这里的地形特征,洞口数量和分布情况。

一来科考队,他就主动跟着队伍帮忙。没有时,他就跟哥哥嫂子住在老屋子里,安心绘制地图。

“根据我的走访记录,双河洞还有两三百处洞穴没有找到,我用尽毕生心血也一定要找到它们。”赵中国说。

34年间,赵中国寻了500多个洞。他守着这些洞口,无数次地想走进去,可是科考太专业,他盼着一个人,有一个帮他“走”进去的人,该多好?

让·波塔西

“探”洞人——让·波塔西

17年不能与双河洞错过的情怀

让·波塔西,1962年出生在法国,他担任着法国洞穴联盟副主席,是双河洞科考常驻首席专家,科考队员都亲切地称呼他为Jean。

他已经在中国十几年,讲一口较流利的中文,虽然年过半百,但瘦小的身躯在黑暗的洞穴里,如履平地。虽然常年与深幽黑暗、潮湿冰冷的洞穴打交道,可Jean却非常幽默风趣,他会用中文向人炫耀他的鼻子非常帅,让人忍俊不禁。

Jean第一次探洞是在7岁那年,父母带他去探险。从此,他疯狂地爱上了探洞。为此,他学习探洞技术,加入洞穴联盟,学习洞穴潜水。

早在1986年,Jean第一次到中国,就对贵州4个洞穴进行了探测,可惜与双河洞擦肩而过。

1989年,Jean同两名法国专家对贵州格凸紫云苗厅进行了测量,当时他便预言紫云苗厅是世界最大的洞穴。2014年,格凸河“紫云苗厅”被证实是世界最大洞穴。

他对洞穴的执着、爱好,超乎常人的想象,他把探索未知世界的洞穴测量工作当做是生命的一部分。在六盘水市,Jean曾创造了一个世界纪录,淤泥乡白雨洞纵深424米,Jean一绳到底。

让·波塔西


十几年间,他探寻了小半个中国。

2001年,Jean带领一支由6名法国洞穴专家组成的洞穴探险队来到绥阳县,第一次探索双河洞,测得双河洞全长54公里。

双河洞的神秘莫测,让他很想一探究竟。在这里他遇见了赵中国,这个和他一样执着的小老头,用他的坚持和他发现的洞口深深地打动着Jean,两个老伙计,一个有门路,一个有技术,这不是“一拍即合”吗?

一个听不见,就写在纸上,一个看不懂,就让助理翻译。赵中国领着Jean去他发现的洞口,等Jean深入去探,他自己等在洞口。一晃,就打了十几年交道。

Jean越来越积极地参与到双河洞的科考中,54千米、85.3千米、117千米、161.788千米、180千米……这些数据记录了他和双河洞共同的“成长”历程。

双河洞到底还有多少未知的神秘?Jean很想长期的留在这,可科考的专家大多兼职,还有其他工作。Jean一直在想,要是来一个人支撑他“走”下去的人,该多好?

陈进

“守”洞人——陈进

这山水洞穴一定要好好保护

地球北纬30°是一个神奇的维度,这个纬度带上有神秘的古埃及金字塔群、有令人惊恐的“百慕大三角区”,有让人叹为观止的玛雅文明遗址……双河洞,恰好也在北纬30°纬度带上。

2013年,陈进和他夫人第一次到双河洞,那时,他只是绥阳县邀来考察的投资商。之前他们已经走遍了接近200个城市。

第一次来,陈进就被“击倒”,他感觉被双河洞的美“伤”到了。

地下大裂缝、地下河谷、石膏晶花洞、水洞、旱洞……亿万年前,大自然留下的瑰宝深深地震撼了他。

“山水、洞穴仿佛在与我对话,它们与我有缘。”陈进说。为了与双河洞进行深入对话,陈进住了下来。有时,他会在溶洞里,走上整整一天;有时,他会冒着危险,在人迹罕至的狭长山谷里漫游几天……这个说着尼采和卢梭、喜欢书法和画画的人,抛弃喧嚣的城市,从此朝拜在这片神秘洞穴的脚下。

“绥阳素有诗乡美誉,双河洞就是它最美的诗”,陈进骨子里有着“陶渊明式”的山水田园情怀,“爱丘山,有猛志”。

“我创业很多,但开发这里的旅游与我的爱好是非常契合。”陈进说,自己是个商人,更是一个极致的美学爱好者。

他的到来,令双河洞的旅游事业快速发展起来,因为发现了这片神奇的土地,网友给他取了一新名字——哥伦布·陈。

在描述“双河洞”时,陈进和赵中国、Jean几乎是一样的,瞬间变得朝气蓬勃,眼中光芒迸发,手舞足蹈的描述,仿佛这神秘的洞穴能给他们充电,让他们保持充沛的精力。

用陈进的话来说,“双河三杰”是一个团队,互相都不可缺少,赵中国负责“寻”口,让·波塔西负责“探”洞,而他负责“守”山。


让·波塔西和陈进


开发商谈守护?这谁听了,不是“会心一笑”。

一度,陈进把大部分推介精力都花在和人解释上。解释他的热爱,解释这片美,解释着他对自然的崇拜,说到最后,只能撂下一句“狠话”:不信,你自己来看,我让美征服你。

“我是来开发它,因为它的美应该举世瞩目。我更是来守护它,只掀起一角给你看,其他的都藏起来。”陈进说,揭开双河溶洞这个地下王国的神秘面纱,让奇崛的大自然奇迹被世人所知,并保持其原生态且能长久地被世人所向往,是一种愿望和责任。

几年来,陈进不遗余力地对双河溶洞的科考进行资助。他把让·波塔西聘为顾问,全力支持他的探洞事业,并对很多珍贵的洞穴进行保护,甚至不让人带走洞内的一块石头……

“要保护”是陈进对员工最常讲的一个词。

“以前山里的农民不知道这些是大自然最珍贵的物质财富,好多石柱、石笋被掰断卖钱。”陈进说。他无数次和周围的村民讲,搞旅游能致富,不要靠山就“吃山”,毁了亿万年的宝藏。

他修了路,打造了生态休闲乐园,让附近的村民来打工,还帮助村民们把旧房屋进行改造。

有了收益,村民渐渐也不去破坏了,大伙知道,有了更好的致富渠道。

陈进还在孜孜不倦地和人诉说着对双河洞的热爱,因为这份热爱,让赵中国等到了Jean,Jean等到了他,而他在等更多人!(文/罗炼)


【记者手记】

双河洞有一个有趣的项目,穿上专业装备,戴上探灯,亲自到幽深的洞穴去探险。

教练多是刚大学毕业,20出头的小伙子。从穿装备一路说到洞口,他们一遍又一遍地重复“不要破坏”,老气横秋的,听的人耳朵要起茧子!

地底的其妙自不必言说。有趣的是,一路上,教练都在说“三杰”的故事。

遇见有人走不动了,他就说,“想想Jean,再坚持一下,往前走走。”

看见有人捡石头了,他就说,“陈总说了要保护,快放回去。”

到了洞底,教练会说,“大家把探灯关掉,我们一起在黑暗中想想。”

于是,黑暗中,赵中国苦苦地摸索洞口的双手,Jean奋力地向前探测的身影,陈进热忱地向人推荐的脸庞,一一闪现。

“双河三杰”不是三兄弟,可谁又能说,不是呢?




分享:
  • 上一篇
  • 下一篇
  • 相关信息